威廉希尔娱乐

殷兴山:要防范企业过度融资杜绝各种形式的“垒大户”

导读 :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行长殷兴山摄影:新京报记者陶冉新京报讯(记者侯润芳)近期,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引发热议。如何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其目...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行长殷兴山 摄影:新京报记者 陶冉


新京报讯(记者 侯润芳)近期,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引发热议。如何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其目标是什么?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行长殷兴山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要坚持问题导向和效果导向。金融供给侧改革的目标是既能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又能有效防控金融风险。他还表示,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对金融管理部门在实施金融宏观调控、统筹协调宏观审慎管理和微观审慎监管,为实体经济发展营造松紧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提出了更高要求。


针对纾困民企,金融监管出了多项政策。在这其中,银行如何兼顾社会效益和银行风险?殷兴山提醒,银行要防范企业过度融资,测算好企业的真实资金需求,落实企业的第一还款来源,杜绝各种形式的“垒大户”、盲目跟投。


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坚持问题导向和效果导向


新京报:今年的提案是什么?为什么做这个提案?


殷兴山:我今年的提案主要关注三个方面:一是关于推动完善保证责任立法有效化解担保链风险的建议。破解担保链难题,是现阶段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重要一环,结合浙江近年来担保链风险化解处置,我认为亟待从保证责任立法方面予以完善和推动。二是关于大力提升政府信息向征信市场开放的法制保障水平的建议。当前我国政府信息对市场开放程度依然有限,征信机构采集的信息主要来自网络爬取,这不仅影响了征信市场的发展,同时也制约了征信服务小微企业的效果。三是关于推动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的建议。随着国内外洗钱形势的变化,《反洗钱法》部分条款已明显滞后于实践及发展的需要,亟须修订。


新京报:近期,金融供给侧改革引发关注。在你看来,什么是金融供给侧改革?改什么,怎么改?预期目标是什么?


殷兴山:我认为,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指通过不断优化金融体系结构和相关金融制度,充分发挥市场机制在金融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以全面提升金融供给的质量、效率和水平,满足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要求。


当前,我国在金融供给的体系结构方面还存在一些问题。例如,银行机构体系中,大中型银行业务占比较大,中小金融机构发展相对不足;融资结构以间接融资为主,直接融资比重较低;金融产品和服务同质化仍较普遍,创新能力和服务水平有待提高,难以满足市场主体多元化、个性化、差异化的金融需求等。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要坚持问题导向和效果导向:一是优化融资结构,促进直接融资发展,推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建设。二是优化金融组织布局,鼓励发展专注服务小微企业和“三农”的中小金融机构,构建多层次、差异化、广覆盖的银行体系。三是改进金融机构的经营理念、服务模式、管理机制,提升科技水平,为经济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提供更加精准的金融服务。


我个人理解,金融供给侧改革的目标是既能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又能有效防控金融风险。


新京报:金融供给侧改革会对行业带来哪些影响和挑战?


殷兴山:随着金融供给侧改革向纵深推进,我国金融市场将更加丰富和多层次化,比如科创板即将推出;金融机构体系将更加多样化,中小金融机构数量和业务比重不断提升,金融机构之间竞合加剧;金融科技的应用将更加广泛,金融服务将更加精准高效;金融业对内对外开放步伐加快。


当然,这些也将带来诸多挑战,如对金融管理部门在实施金融宏观调控、统筹协调宏观审慎管理和微观审慎监管,为实体经济发展营造松紧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提出了更高要求;对商业金融机构的公司治理能力、综合性金融服务能力、全球化资源整合力包括人力资源等方面提出了更高要求。


银行要测算好企业的真实资金需求


新京报:去年以来,针对民企融资问题,监管出台了很多政策。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都做了哪些工作,成效如何?


殷兴山:针对去年以来较为突出的民营企业融资问题,我们主要做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具体工作:


一是强化逆周期调节,加大定向支持力度。积极发挥定向降准结构引导作用,提高再贷款、再贴现限额,创新管理方式,加大对民营和小微企业的定向支持力度。


二是力促民营企业发债,着力修复债券融资渠道。推动浙江作为第一个省份开展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第一个签署债券融资支持工具三方合作协议。


三是紧抓投放重点,强化金融精准服务。出台《关于进一步深化浙江省民营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意见》、《关于金融支持浙江省小微企业园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与省工商联合作建立金融服务民营企业五项机制。


四是积极应对贸易摩擦,支持开放型经济发展。率先开展取消企业银行账户许可试点,推进外汇管理“放管服”。在全省开展“优化外汇金融服务,助推浙江外贸高质量发展”系列服务活动。


五是降低融资成本,着力减轻企业融资负担。支持金融机构积极运用央行低成本资金,推动完善小微企业内部资金转移定价和贷款收益单列考核。


六是强化对金融机构的监测评价,确保政策落实落地。指导金融机构合理下放授信审批权限,落实好尽职免责制度。加强对金融机构政策落实情况的监测评价,强化激励。


在各项政策和工作的推动下,浙江省民营企业融资环境得到了明显改善,民营企业融资较快增长,融资成本稳步下降。2019年1月,全省民营经济中的普惠口径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同比增长20.7%,增速同比提高8.6个百分点;自2018年10月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推出以来,全省民营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发行量同比增长8.4%,发债利率下降55个基点。


新京报:目前央行货币政策环境转向偏松,但居高不下的信用风险也让信贷扩张变得困难。在你看来,如何实现“宽货币”转向“宽信用”?


殷兴山:当前稳健货币政策并没有发生变化。所谓“宽货币”转向“宽信用”,我理解主要是如何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问题,也就是让金融资金更多地流入实体经济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当前尤其要加大对民营和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人民银行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强化逆周期调节,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新京报:从微观银行层面,如何兼顾社会效益和银行风险?


殷兴山:应该说,社会效益和银行风险或者说银行效益并不是矛盾的,两者是相辅相成的。经济是金融的基础,银行只有真正支持了实体经济的发展,才能有效防控风险。从微观银行层面来说,我认为需要做好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首先,要将资金真正投入实体经济、投入到正常运行需要资金的企业,避免资金在金融机构之间“空转”、避免融资链条人为拉长。


其次,要创新业务模式、创新金融产品,通过有效的创新为企业提供便利的金融服务。


最后,防范企业过度融资,测算好企业的真实资金需求,落实企业的第一还款来源,杜绝各种形式的“垒大户”、盲目跟投。


新京报记者 侯润芳 编辑 程波 校对 吴兴发



上一篇: 财税字[1998]65号 关于农村信用社征收营业税等有关问题的通知
下一篇: 董明珠:能纳税的企业才是真正有生命力的企业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