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希尔娱乐

债权人讨论金立破产亏损数目是谜团

导读 : 11月28日,金立公司总部前台。新京报记者陈维城摄2018年行将结束之际,手机厂商金立再次陷入舆论旋涡。继承认遭遇资金链问题后,金立创始人兼董事长刘立荣在媒体采...


11月28日,金立公司总部前台。新京报记者 陈维城 摄



2018年行将结束之际,手机厂商金立再次陷入舆论旋涡。继承认遭遇资金链问题后,金立创始人兼董事长刘立荣在媒体采访中承认,自己从金立“借用”资金用于赌博,赌输的金额达十几亿元。随后金立传出将召开相关债权人会议,商讨金立破产重组问题。

11月28日上午,部分金立供应商参加了在金立总部召开的债权人会议。11月28日下午,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深圳时代科技大厦的金立总部。

“现在公司正常营业,同事辞职流动都很正常,董事长也不在公司。”一位总部员工面对询问表示,并否认上午曾在此召开会议。

不过,新京报记者采访到了几位金立供应商,有参会供应商表示,参会的部分供应商都已经申请了财产保全,但金立公司是否破产重组,与会者还未达成一致意见。

有供应商称要“卖房卖车还债”

据参与该会议的供应商透露,刘立荣、何大兵已签字离开了金立公司,参会的部分供应商都申请了财产保全。某参会供应商告诉记者,参会的十几家供应商意见不统一,大致分为两派,“金立2017年是盈利的,有人一定要查出金立的账目才同意破产重组,但不破产重组就查不出账目的清晰度。”

上述供应商向记者表明了他的态度,“我同意破产重组,但我不同意金立继续经营,金立的固定资产、微众银行的股份作为破产重组的保存下来,这个没问题,继续经营的话,我们不相信原来的团队。我同意债转股,如果他们还要经营手机业务,我一定不接受破产重组。”

上述供应商表示,对于已经做了保全的供应商来说,即便重组失败,影响相对较小,“我们起诉过金立,判下来了也执行不了,因为别人先保全了,我们没有可保全的了。”他告诉记者没有做保全的中小供应商欠款有50亿,涉及400家供应商。

另外一位供应商代表告诉记者,很多大型供应商实力比较雄厚,一两个亿的欠款对他们来说还可以挺过去,但对小供应商来说金立的欠款可能就是灭顶之灾。“如果这笔钱要不回来,我们就要倒闭了”,金立某供应商告诉记者,“我还欠了别的供应商货款,得卖房卖车还债。”

还有中小供应商在起诉金立的路上。一位小供应商代表称,当天要前往深圳福田中院起诉金立,“法律程序是要走的。”

上周末,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金立金融债权人会议在深圳召开,金立金融债权人代表60余人出席了会议。大家对金立重组树立了信心,明确表达了支持的意愿。

金立在2017年突然资金链断裂

2017年12月14日,金立供应商欧菲科技股价突然大跌逾7%。与此同时,刘立荣赌博欠债的传言甚嚣尘上。据相关媒体报道,欧菲科技紧急召开了投资者电话会议,提出对金立申请财产保全,抵押物包括两处深圳物业和微众银行3%股权,总体估值超过20亿元。

金立在2016年10月28日发行规模为10亿元的私募债“16金立债”时披露,2016年营收为271.69亿元,净利润为13.32亿元,期末现金余额为7.34亿元。2017年上半年,公司营收超过150亿元,净利润为7.6亿元,现金余额达10.33亿元,负债合计137.96亿元。

这组财务数据成为外界质疑的关键,为何金立在2017年上半年还有10.33亿元,现金相对充裕的情况下,半年后就因6亿元应收账款被欧菲科技申请财产保全?有财务人士告诉记者,期末现金余额可以用来还债。

有供应商认为,如果当初不是因为被报道出来,金立还是有机会通过银行贷款等方式解决这个难题。事情公开化后,再加上刘立荣赌博的传言,金立的日子愈发难过。

李峰(化名)所在的公司被金立欠款约3亿元,考虑再三后他们没有选择起诉金立。“我们咨询了很多知名律师,建议也是一样的,如果金立实在要破产,起诉不起诉结果都是一样的。”

对于中小供应商来说,只能选择一次次前往金立公司讨债。供应商王维(化名)跟随其他供应商多次前往金立公司讨债,得到的说法多是还在重组中。

过去两年营销费用成疑

今年1月,刘立荣在接受证券时报采访时称,金立资金链问题爆发的主要原因是营销费用和投资费用投入超限。2016年至2017年金立营销费用60多亿元,近三年对外投资费用30多亿元,两项接近100亿元,对资金链造成很大影响,在拖欠货款后被供货商申请财产保全。

此后,外界把金立的危机归结为在营销层面重金投入。近日,有媒体引用知情人士称,金立2016年广告投入费用大概10个亿左右,2017年只有7亿-8亿的预算,下半年都没花完就出事了。

金立当年的营销策略究竟是罪魁祸首还是背锅侠?2016、2017两年,金立先后请冯小刚、余文乐、薛之谦等众多明星代言,并冠名了多个热门综艺节目。

接近金立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金立营销花费在手机行业并不是最高的,相当于OPPO、vivo的三分之一左右。该人士称2017年要做投放的时候,已经出了很多事,很多项目都停了。“七八亿只是预算,真正花的恐怕没这么多。比如刊例价7个亿的投放,实际上也就2个亿。”

今年8月,市场调研机构赛诺公布了2018年上半年国内整体手机市场销量,金立位列第8,总销量为377万部。

新京报记者 马婧 陈维城 编辑 徐超 校对 贾宁


上一篇: 贾跃亭北京三里屯卖楼还债:¥23亿起拍 4.5万次围观无人出价
下一篇: 平销返利的企业所得税计征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