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希尔娱乐

普惠金融|宣晓影:供应链金融发展瓶颈怎解决?

导读 : 文/宣晓影 单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来源/《当代金融家》杂志2018年第10期,原题为《我国供应链金融的突出问题和解决方案》编者按在培育现代供应链的同时,...


文/宣晓影 单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

来源/《当代金融家》杂志2018年第10期,原题为《我国供应链金融的突出问题和解决方案》

编者按

在培育现代供应链的同时,构建和完善我国供应链金融机制迫在眉睫。长期来看,我国供应链金融实现更快更好发展的关键在于完善供应链金融的整体生态环境,提高供应链上企业的商业信用,而不是一味依靠银行信用。

供应链金融是面向供应链所有成员企业的一种系统性融资安排;是将供应链上的相关企业作为一个整体,根据交易体系构成的链条关系和行业特性,为各成员企业提供灵活的金融产品和服务的一种融资创新解决方案。供应链金融特点主要体现在系统整合(四流合一)和自偿性(闭环交易)两方面。从国内外实践来看,供应链金融能够有效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问题中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在服务小微经济发展上发挥着重要作用。

我国供应链金融发展现状

首先,商业银行重启供应链金融业务趋势明显。

在资产交易市场尚不发达、信用制度尚未完善的情况下,质押担保、不动产抵押担保是我国银行常用的授信方式。动产融资 (ABL)尽管有一定发展,但规模相对较小,且主要集中在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2017年下半年开始,各商业银行重启供应链金融业务的趋势明显:招商银行将近年组建的交易银行升级为“平台银行”,开拓供应链金融的场景化解决方案,包括基建、消费、物流、医疗、B2B垂直电商等行业;浦发、中信、民生、平安、广发、浙商等股份制商业银行开始对供应链金融布局;贵阳银行及刚成立的武汉众邦银行等中小民营银行也将供应链金融作为重要业务,深耕当地市场。总体来看,我国银行业的供应链融资模式主要有三种(见表1);我国主要银行的供应链金融产品主要分为三大类(见表2)。

其次,应收账款融资增长空间巨大。

在小微企业动产融资中,应收账款融资既有法律保障,也具备基础设施优势,实施条件最为成熟。2013年底,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应收账款融资服务平台正式上线,截至2017年3月末,累计促成小微企业融资1.6万亿元,占融资总额的35%。此外,2016年我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净额为12.8万亿元,中小企业应收账款约占总资产比重的30%。但推算认为,我国信贷市场支持融资的应收账款仅占全社会应收账款存量的约18%,未来增长空间巨大。

我国应收账款融资主要有两种方式,银行的应收账款质押融资及保理公司的应收账款转让融资。对前者来说,在银行进行资产结构调整、利率可能持续上行的背景下,银在配置资产时更需要考虑资产的流动性及减少对资本充足率的冲击,以减少再融资压力,因而应收账款证券化有望成为2018年的一片蓝海。对后者来说,由于风险加大等因素导致银行保理收缩,企业的应收账款融资需求正加快转向商业保理市场,在国家利好政策的推动下,2017年我国商业保理融资规模达到8000亿元,2018年有望突破万亿元规模。

再次,票据电子化发展前景广阔。

票据融资包括承兑汇票保贴、承兑汇票保证、商业汇票赎回、商业汇票贴现等形式,堪称供应链融资中使用最频繁的金融工具。与近年来我国银行汇票、银行本票和支票呈平稳发展或下行趋势相比较,我国商业汇票伴随供应链金融的快速发展呈明显上升态势。随着商业银行信息技术水平日益提高,电子支付、网络支付逐渐取代传统的支付形式,票据的电子化成为世界范围内票据业务发展的大趋势。

最后,供应链金融服务主体多样化发展。

我国供应链金融体系主要由三方面主体构成:核心企业、金融机构及供应链服务商。其中,由哪一类主体主导并不是关键,将物流、现金流、商流、信息流进行系统整合(四流合一)以“连接、高效、收益”明确的资金借贷是关键。为此,大量服务企业开始全方位探索通过模型进行风控、通过物流推进管理等,形成了资金借贷的桥梁。根据万联供应链金融研究院的统计,在供应链金融中,当前数量占比最大的是供应链公司或外贸综合服务平台(27%),其次是B2B平台(18%)、金融科技公司(16%)、非银金融机构(12%),此外还有金融信息服务平台(9%)、物流公司(8%)、行业龙头(6%)、银行(4%)。

现阶段供应链金融的突出问题

我国金融体系具有“外植性”特征,具体表现为部门间的活动缺乏内在关联,各种资源的整体关系碎片化,导致实体经济部门的运作效率和市场竞争力低下,也造成实体经济部门和金融部门之间严重的资金错配,给金融体系带来不应有的风险。

一是产业链管理松散。

除少数重点行业外,我国大多数核心企业和银行都缺乏对链上中小企业的管理和调查,增加了银行的授信风险。特别是在“N+1”模式下,由于权利不稳定、风险评估所需信息不足等原因,银行更容易对核心企业的上游供应商提供金融服务,而难以凭借核心企业的信用对下游销售企业提供金融服务(见图1)。

二是中介机构参差不齐。

以银行信用为基础的金融发展模式决定了我国供应链金融以商业银行为中心、多样化经营主体的发展现状。特别是互联网对金融服务方式的根本性改变,使得我国供应链金融经营主体日益演变成一个极具包容性的概念,可以是金融企业、互联网公司或移动运营商等各类机构。一方面,这可以看作是对“金融权”的突破,可以有效倒逼传统金融机构不断创新以应对挑战;另一方面,其中必然会存在各种中介机构参差不齐、监管混乱的问题。

三是商业银行风控体系不健全。

与银行传统信贷模式不同,供应链金融更关注交易背后的真实性,要求银行能够批量化、线上化、高效化、及时化处理业务,是一种具整体性特点、高技术含量的融资模式。这对商业银行的风控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也意味着对放款的合规监管更加严格。换句话说,我国商业银行发展供应链金融的最大障碍在于操作风险及相关的系统支持。此外,目前我国大部分商业银行尚未形成独立运营的供应链金融业务机构,没有构建专门的债项评级体系,没有设立特别的审批通道,没有搭建专业化的操作平台,也缺乏对核心企业和物流监管合作方的有效管理办法。

四是法律法规不够完善。

我国供应链金融的参与主体相对复杂,业务模式较为多样化,决定了法律适用兼具复杂性和不确定性,也使得现有法律很难完全覆盖。尽管人民银行早在2009年就发布了《电子商业汇票业务管理办法》,但对电票行为的各项规定仍不够充分和完备,其法律效力也不及《票据法》,各类电子信息安全问题会带来较高的法律风险和较大的诉讼成本。

五是技术相对薄弱。

技术支持对发展供应链金融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我国在该领域的信息技术应用能力较国际先进水平仍有一定差距。接下来,无论从技术层面、模型层面、增信层面,还是从研发模式、风控模式、评估模式,我国的供应链金融体系建设必须围绕互联网的真实信息交互创造合理的模式,才能有效进行系统整合,真正接通银行业务,为链上企业提供高效、便捷的一体化融资方案。

发展瓶颈及解决方案

长期来看,我国供应链金融实现更快更好发展的关键在于完善供应链金融的整体生态环境,提高供应链上企业的商业信用,而不是一味依靠银行信用。

一是推动到期付款。

到期付款表面上是一种商业习惯,本质上是一种商业信用。阻碍我国供应链金融发展的首要问题正是这种到期付款不能按时结算的不确定性。为此,需要首先推进票据和应收账款等债权到期支付的商业习惯,培养商业信用。具体来说,可利用电子票据平台作为基础设施,鼓励企业在平台上筹措资金,促进企业养成到期付款的商业习惯。

二是完善征信体系建设。

我国征信体系公开信息的可靠性和包罗性尚需进一步完善。必须通过全程控制的闭环交易体系,建立“四流合一”的风控体系模型。尽管不同模式对应的风控手段不尽相同,但总体都要遵循大数据分析、资产抵押、供应链控制和企业信息洞察的四维度分析。在信用体系建设中,大数据固然发挥着重要作用,推动供应链管理向高、精、坚方向发展,但也要重视信息技术应用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特别是在中国“软”环境存在短板的现实情况下,不能完全依赖核心企业提供的数据,而要熟悉全产业链的整体情况,特别是要整合链外数据甚至非交易数据进行综合考量。

三是提高流动资产的法律有效性。

目前我国的应收账款质押融资及应收账款保理业务存在诸多法律问题,需要通过完善立法,明确应收账款债权转让的第三者对抗条件以及债权质押的债务人对抗条件,并梳理与其他法律及机制的关系。另外,要在供应链中提高库存作为抵押品的有效性,通过制度变更承认库存(进行了一定公示后)的优势地位。总之,库存也需要与应收账款债权一样,确保合理的公示制度及运行管理体制。

四是推进资产证券化机制改革。

资产证券化是供应链金融的重要环节。根据我国的现实情况,进一步推进资产证券化尚需作一系列制度改革,具体方案见表3。


原创声明:本号所刊登署名文章,如非特别说明,皆为原创或作者授权发表。

转载务请注明出处:转自微信公众号 “当代金融家(bankershr)”。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查看更多


上一篇: 造型是跟不上了,颜值可还行?
下一篇: 直接融资比例增多 8月北京信贷增速稳步回落
隐藏边栏